喜歡設計的人此生一定要完成的Bucket List項目——日本的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

Imus | January 01, 2019

瀨戶內海位於日本正中心,北接中國地區、南至九州與四國。被日本四大島的其中三座圍繞,讓瀨戶內海得到了中國山地與四國山地兩個天然屏障,氣候溫暖波瀾不興,連降雨都是極少有的事。在北邊與其相接的岡山縣甚至有「晴天之國」的美稱。

這片不大的海域裡,總共散落多達3000座以上大大小小的島嶼,若是從高松港搭乘渡輪在其中漂流,不管往哪個方向看,海面上都是層巒相連,疊成數千種不同層次的藍青色票。

歩く方舟/山口啓介
歩く方舟/山口啓介

歩く方舟/山口啓介(Photo credit:官方活動頁)

以如此靜謐安逸的海域作為會場,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從2010年開始,以每三年一次的間隔,至今即將要迎接第四回的到來。藝術祭原初的立意是希望讓失去年輕人以及生產力的瀨戶內小島迎接新生,隨著展場範圍與完成度的歷屆提升,瀨戶內海藝術祭已然成為中四國地區極具代表性的觀光資源之一。不限於日本國內,瀨戶內海藝術祭在國際間也早已享負盛名,2016年三個展期估計的到場人數高達107萬,其帶來的觀光營收也不在話下。

オリーブの夢/王文志
オリーブの夢/王文志

オリーブの夢/王文志(Photo credit:官方活動頁)

瀨戶內藝術祭的最大特點即是藝術展品結合了當地人文地理特色,散落在多個島嶼的不同地區。每一個島於是都變成一座巨大的藝術展場。參與者不只必須搭乘渡輪或快速船在島嶼間移動,到了島上也必須依著地圖指標行走才能找到隱藏在民宅、神社或甚至是森林中的藝術品。

目前參展的島嶼包含直島、豊島、女木島、男木島、小豆島、大島、犬島、沙弥島、本島、高見島、粟島、伊吹島、以及出入瀨戶內海必經的高松、宇野兩大港。這些島嶼大小不一,性格風情也各有不同。例如曾為漢生病患隔離機構的大島由於歷史背景特殊,建議申請參加導覽行程來進行參訪、設有草間彌生著名大南瓜作品和安藤忠雄美術館的直島則適合租借腳踏車代步、小豆島地廣坡緩多農田,即使搭乘公車也無法在一天之內遍覽。許多較大的島上也因此設有旅館或民宿,提供跳島中的旅人暫歇一晚。

赤カボチャ/草間彌生
赤カボチャ/草間彌生

赤カボチャ/草間彌生(Photo credit:官方活動頁)

因著這樣獨特的展覽形式,作品規格不再受到空間限制,藝術祭中有許多超乎想像的展品。本島上的142號作品《》甚至將海潮當作作品的一部份,藉由使觀者透過架在空中的多彩魚網觀看海浪,作者希望能使大眾以新的方式理解海的模樣。
內藏在民宅間的祕密宇宙也是被諸多藝術家採用的表現形式。小豆島上的72號作品《》外觀上看起來只是普通的雜貨店,其中卻錯綜複雜,解構了常人對於門窗、通道和空間的認知。犬島128號作品《犬島精錬所美術館》則將工業化時代廢棄的煉銅廠改造成以作家三島由紀夫為主題的美術館。直島的10號作品《護王神社》甚至使用了天然的石穴空間,搭配神社本身氣質與自然光配置,製造出自然力量的神聖崇高性。
犬島精錬所美術館
犬島精錬所美術館

犬島精錬所美術館/柳幸典(Photo credit:官方活動頁)

每一個海岬角落、每一條階梯的盡頭都藏著展品,使得瀨戶內海小島的每一塊天然景致變得像藝術結晶一般熠熠生輝。配合原有環境衍生出的藝術作品,細心拿捏了人工開發以及自然保留之間的平衡點,也讓每件作品都彷彿隨著潮音緩緩呼吸著,蘊含極其巨大的生命力。這也許即是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最大的獨特之處,也是世界各地的旅人情願扛著巨大後背包、前仆後繼徒步拜訪這些島嶼的原因吧。

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
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
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
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

Photo credit:官方活動頁

Imus

寫作者/日中譯者/瀨戶內狂熱份子。夢想是在秋天來臨之前成為小豆島上的橘子。

相關文章

到日本旅遊的旅人,可能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必買清單,有人會大肆採購日系愛牌,有人喜歡去藥妝店儲備保養品,有人偏好購買零嘴小吃嚐鮮填肚,除此之外,能夠輕巧取得、又能激起挑戰慾望的「扭蛋」也不容錯過。...

零錢就能購買的可愛驚喜!帶來小確幸的「扭蛋」文化

到日本旅遊的旅人,可能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必買清單,有人會大肆採購日系愛牌,有人喜歡去藥妝店儲備保養品,有人偏好購買零嘴小吃嚐鮮填肚,除此之外,能夠輕巧取得、又能激起挑戰慾望的「扭蛋」也不容錯過。扭蛋機超乎想像地座落在日本的各個角落,不管是遊樂場所、百貨公司、便利商店、車站,甚至是機場或神社,都能看到這些創意十足的「無用」小物,可愛地對旅人們招手呢。 扭蛋的日文稱為「ガシャポン」 (有時也稱為「ガチャポン」),乃是借用了轉動扭蛋機時發出「ガシャ」(ga-sha)聲以及和扭蛋掉下來的 「ポン」聲響,只要投入零錢100円至500円不等,就能擁有一次扭的機會,掰開色彩繽紛蛋殼的瞬間,每每都是一種開獎般的有趣體驗。 ![pic 01](//images.ctfassets.net/6i1c1nl7bhgx/3T9qpBg1uwMK0kWY6MASQ6/134af567612b446285cd8a90993b6e80/pic_01.jpg) 不過,扭蛋的原生地其實是在美國,1965年日本的Penny公司在東京淺草引進了第一台轉蛋機[1],1977年日本玩具大廠萬代(BANDAI)再進入市場引起潮流。當時的自動販賣機大多以20円為一單位,扭蛋卻是100円起跳,相對來講可算是奢侈品,不過歷經40年歷史,如今的扭蛋在價格與設置地點上變得親民,讓(圖片來源:作者拍攝)消 費者能輕巧汲取。2017年時逢40週年之際,相關單位進行調查後,統計出扭蛋至今已賣出了34億590萬個,日本全國約設置了36萬座機台,從驚人的數字亦看出它的超人氣。 「扭蛋」學問大,它不單只是兒童鍾情的小玩具,也受到許多大人與收藏家的喜愛,看似沒啥用處,卻能夠滿足人們日常生活的「小確幸」,在街頭無意間地「發掘」,僅用零錢就能購入一個驚喜的機會,多麼輕而易舉?不只是知名的動漫作品,還有流行多時、以各種姿態吊掛的上班女郎「杯緣子」(コップのフチ子),或者是近期爆紅、把動物們都做成厚道下巴的「戽斗星球」(シャクレル プラネット)系列,這些沒啥意義、沒有目的卻絕對療癒的「脫力系」小物,一次又一次抓住人們的心。 ![pic 03](//images.ctfassets.net/6i1c1nl7bhgx/3DVoF8QSRaKym6YGAsk8am/54d9e095f50e4550823dd43b136b5224/pic_03.jpg) 設置扭蛋的地點,其實也蘊藏了許多巧思。比如機台積極進駐成田機場、關西機場等地,其實是為了要讓即將返國的外來旅人們能把零錢給花完,「榨乾」他們到最後一刻,卻也同時帶來微笑;而位於東京都的神社「神田明神」則和玩具模型公司海洋堂合作,在社境內裝設扭蛋機,內容物包括巫女、社殿提燈、繪馬等充滿和式風情與神社意象的袖珍模型,也因為是在神社內扭的蛋,更增加了吉祥意涵與收藏價值呢。

日本文化
日本